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义理考据

 
 
 

日志

 
 
关于我

下过乡,进过厂,就是没有扛过枪,跳沧海,没死亡,上岸后,再思量,搞研究,老益壮,三国文化更弘扬。

文章分类
网易考拉推荐

浅议“孔乙己”的情感  

2010-05-01 19:54:3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以此文献给“五四运动”九十一周年

 

鲁迅先生的《孔乙己》,发表于1919年,是中国现代小说的奠基作之一。当时的世界,风起云涌,苏联十月革命的胜利,震撼着世界。中国正酝酿着新的民主主义革命,新文化运动也已进入了新的发展阶段。

在这之前,鲁迅亲眼看到了戊戌变法、辛亥革命相继失败的现实,他深深感到二千多年的封建制度的落后性和顽固性,以及中华民族的不觉悟的劣根性。在这期间,他发表了一系列批判封建专制制度的作品,塑造了许多典型形象,如《阿Q正传》中的阿Q,《狂人日记》中的狂人,《药》中的华家父子,《孔乙己》中的孔乙己等,对封建制度的吃人本质属性,可谓揭之深刻,批之透彻。其中描写知识分子的作品,是其重要的组成部分,《孔乙己》中的孔乙己就是鲁迅笔下的被封建制度所吞噬了的下层酸腐文人的典型,鲁迅为什么要塑造这样一些形象呢?按鲁迅先生本人的说法,就是:“揭出病根,引起疗救的注意。”

如果说阿Q形象揭示了国民的劣根性的诸多方面,那么在孔乙己身上则表现出了旧的、下层的、不觉悟的、被旧礼教毁灭了的下层知识分子的劣根性。短短两千多字的小说,孔乙己的面貌跃然纸上,孔乙己复杂的情感多方面的展现在了读者面前,使读者久久不能忘却。

先看孔乙己的欲望。前面说过孔乙己是鲁迅笔下的下层的被噬掉的知识分子,那么他大概读过书,总是有自己的向往与追求的,一个被“万般皆下品,唯有读书高”严重腐蚀的人,向往着丁举人那样的地位,而无力爬上去,且被封建科举制摄去了灵魂。他“终于没有进学,又不会营生,于是愈过愈穿,弄到将要讨饭了”的地步,但举人阔绰生活的魅力,使得他便不甘心换一碗饭吃,于是乎喝碗酒,再来点茴香豆,却也可以聊以自慰。茴香豆和酒都是要钱的,小偷小摸比抄抄写写来得简捷些,为了喝碗酒,不惜脸上多一些伤疤。“孔乙己一到酒店......有的叫道:‘孔乙己脸上又添了新伤疤了!’他不回答,对柜里说:‘温两碗酒,要一碟茴香豆’,便排出九文大钱”。至此,酒和茴香豆就是他失望中的欲求,直至被丁举人打折了腿,仍然忘不了咸亨酒店。

举人对孔乙己来说是可望而不可及的事,而在咸亨酒店“孔乙己是站着喝酒而穿长衫的唯一的人。”在封建旧中国,穿长衫和不穿长衫的人总是有差别的。孔乙己“穿的虽然是长衫,可是又脏又破,似乎十多年没有补,也没有洗。”从这里可以看出孔乙己对自己的长衫是那么喜欢,十多年没补、没洗,仍然穿着,把自己划归于有知识的人,“他对人说话总是之乎者也”,沾沾自喜。当别人问他:“孔乙己,你当真认识字么?”他对问他的人显出不屑置辩的神气,这无声的回答胜于有声的辩解,意思是说,荒唐啊,你没听见我这之乎者也吗?你没看见我穿的是长衫吗?况且我还写得一手好字呢!孔乙己自豪啊,自豪他是穿长衫的人,自豪他的之乎者也,自豪他在咸亨酒店喝酒是开了钱的。

当孔乙己偷了别人的东西,却不愿别人说他偷。难道他不知道偷是不光彩的事吗?自然不是,只有当被别人说出来时,不光彩的事才真正成为不光彩,他会感到羞辱,他要发泄,要争辩,别人说他脸上添了伤疤,他可置之不理,而一个“偷”字便会触怒他,“你一定又偷人东西了!”孔乙己睁大了眼睛说:“你怎么这样凭空污人清白......”他懊恼,他羞愧,他有发不出来的无名之火,因为他根本找不到该发火的地方,正是需要他发怒的对象--封建科举制夺去了他的一切!甚至他的辩白也是苍白的,他是偷了人家东西的。“‘什么清白?我前天亲眼看见你偷了何家的书,吊着打。’孙乙己已便涨红了脸……争辩道:‘窃书不能算偷......窃书!......读书人的事能算偷么?’”在事实面前,理屈词穷,支吾唐塞,还带点诡辩色彩,把个“偷”字换成是“窃”。

孔乙己还有一个嗜好,就是卖弄。他在酒店极力寻求炫耀自己的市场。在鲁迅先生的这篇小说里,有两次出现过孔乙己得意的时候,一次是在对酒店里的小伙计说:“你读过书吗?”小伙计点头,孔乙己接着道:“读过书……我便考你一考。茴香豆的茴字怎样写的?”小伙计不理,孔乙己又道:“不能写罢……我教给你,记着,这些字应该记着,将来做掌柜的时候写帐要用。”另一次是邻里的孩子看热闹,他给每个孩子发一颗茴香豆,然后用手罩着碟子,对孩子们说:“不多不多,多乎哉?不多也。”通过这些描写,把孔乙己微妙的卖弄知识的心里情感展示出来了,也显现了乙己的知识容量。

孔乙己每到酒店喝酒的时候,脸上就会多一块伤疤,而当最后一次到酒店时,已不是脸上添了伤疤,而是用手撑着地去的,他的腿已经折了,是被丁举人打折的。他恨、他恨那些打他的人,他恨丁举人打折了他的腿,他的恨也是说不出来的,因为假若他是丁举人的话,也会象丁举人那样打折象他这样的人的腿,这是天经地义的啊!掌柜的笑着对他说:“孔乙己,你又偷了东西了”,他回答说:“不要取笑”。“不要取笑”,多么悲凉,多么哀惋,多么伤腔,这是孔乙己发出的最后哀呜!封建礼教,封建道德,封建科举制,把孔乙己已经彻底吃干净了。鲁迅通过孔乙己的哀呜为封建制度又唱了一曲挽歌。

鲁迅笔下的孔乙己,情感是非常丰富的,蕴意也是相当深刻的,正是孔乙己的这些情感构成了孔乙己形象的逼真性。这是一个病态社会里被异化了的、病态的下层知识分子,他的形象是病态的,思想是病态的,情感也是病态的。我想,鲁迅正是要刻画这种病态的现象来反映病态社会的本质特性,以引起疗救的注意。今日,孔乙己现象仍然是存在的,鲁迅先生的作品没有过时。

 

  评论这张
 
阅读(845)|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