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义理考据

 
 
 

日志

 
 
关于我

下过乡,进过厂,就是没有扛过枪,跳沧海,没死亡,上岸后,再思量,搞研究,老益壮,三国文化更弘扬。

文章分类
网易考拉推荐

“王军门碑”与陕西白莲教起义  

2011-06-07 22:09:5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摘要:“王军门碑”记述了清朝将领王文雄在陕西追剿白莲教起义军的事宜。嘉庆三年,王文雄在关中与白莲教起义军战,五战皆捷,驱逐白莲教出关中,擢升为固原提督。四年,随陕甘总督松筠驻扎沔县,遏制白莲教在陕西的活动,五年,战殒于西乡。碑文赞颂了王文雄在陕西追剿白莲教起义的功绩,记载了战殒西乡的过程和在沔县的一些善政,表彰了王文雄治军有方,军纪严明,秋毫无犯,临危不惧,马革裹尸的军人风范。弥补了清军与白莲教起义在陕西斗争的部分资料,具有极其珍贵的史料价值。

关键词:王文雄;白莲教起义;陕西斗争;史料价值

“王军门碑”是清嘉庆五年,沔县政府为了表彰固原提督王文雄为朝廷尽职尽忠而立的庙碑。清朝人习惯称“提督”为“军门”。嘉庆四年,王文雄随陕甘总督松筠进驻沔县,抵御白莲教起义,后战殒于西乡。沔县官府为了旌表在与白莲教作战殒命的三位将领,在马公祠西建三公(韩嘉业、王文雄、鲍贵)祠。《沔县志》载:“王军门,鲍参戎皆韩公殁后松制军(松筠)调御贼者也,后战殁于西乡县,王赐建威将军,鲍赐振威将军,俱有功于沔,故沔人以之配享韩公……今圮”。(1)

碑文是清沔县知县马允刚于嘉庆五年撰写并书丹的。《沔县志》载:“马允刚,直隶开州人,举人。崇正学,毁淫祠,性刚介不可挠以私,军兴时结寨团勇,屹然为一方保障”。马允刚给沔县武侯墓、祠,马超墓、祠撰写了许多诗文、匾联。诗合格律,文气磅礴,联对精工,且书体飘逸,洒脱大方。

1973年3月,勉县政府组织调查古迹时,在马公祠左近发现了这通碑,现存于武侯祠。该碑为研究清朝中叶在川、陕、鄂发生的白莲教起义提供了实物佐证,有重要史料价值。

一、王文雄其人其事

王文雄(?--1800),字叔师,贵州玉屏人,祖藉仓州,明洪武四年,其先人征黔而定居之。是乾隆中后期至嘉庆前期的一位将军。行伍出身,有文韬武略,身经百战,因军功而不断被擢迁。曾征战缅甸、金川等,斩杀俘获甚多,功劳颇大,被升任为山东兖州游击,又以缉盗功再次擢迁为直隶通州协镇,为副将。《清史稿》有其传略。

嘉庆元年,从襄阳生发的川、楚、陕、甘、豫白莲教起义,声势浩荡,活动力极强,朝廷震动,速调集各路能征贯战之师进行围剿,王文雄被遣驻豫、鄂边,任南阳镇总兵。他携带直隶两千兵马驰骋于楚、豫、陕、甘,给予白莲教军以重创,白莲教军闻而怯战。

嘉庆三年春,白莲教首领王聪儿,姚之富趁清军围剿白莲教高均德部之机, 率军数万人从西乡、洋县越秦岭,突袭郿县,抢占周至,直逼西安。王文雄带领本部二千人驰援,凡五战,皆捷。迫使白莲教军退出关中,省城西安危机解除。“诏以文雄当数倍之贼,五战,所杀过当,深嘉之,立擢固原提督”(2)并赏赐大量物品,以示嘉奖。同年夏天,又在周至大破高均德,将高均德部赶入四川。后直追在汉中的白莲教头目阮正通、张汉朝,俘获张金等白莲教头目。

嘉庆四年,被陕甘总督松筠调驻沔县,“专剿陕境窜匪”。此前,随松筠来汉之副将韩嘉业在沔县与白巾军作战毙命。(3)汉中山高林密、地势险要,是一个很难防御的地方。松筠来汉,认为白莲教受蛊惑的人多,可以剿抚并行,欲亲赴教营作思想工作,进行招降。韩嘉业认为不可,一旦招降不成,主帅不测,剿行大业受损不说,还使国家颜面丢失,请自前行,至沔县。县防薄弱,城中无兵,形势严峻,沔城内仅有养伤兵五百,时逢白巾军三、四千人从阜川扑来,韩嘉业率疲兵弱卒迎击,被包围,左冲右突,马失前蹄,蹶倒,韩被创,仍力战,被白巾军持矛兵所杀,随韩出征的甘肃镇标把总高腾蛟也在此战中降亡。松制军筠悼其英烈,号召沔民捐款在马公祠西建了韩公祠,以寄哀思。

后,王文雄率部驻沔,白莲教军遁敛,沔民获安。究农事、察民风、开贸易、慰问父老,军民关系融洽。其间,王文雄数率其官兵赴西乡与白巾军战,屡战屡胜,西乡为之立生祠。王文雄驻汉沔,呕心沥血,积劳成疾,一次病倒养疾间,“而贼之匿老林者,潜出犯南郑、沔县、略阳,欲渡嘉陵江,诏斥疏防,当治罪,以病原之”。(4)

嘉庆五年夏,白莲教起义军大队人马云集西乡,逼近县城,西乡告急,王文雄率所部赴西乡,在堰口击败白巾军高天德、马学理部,又侦察到白巾军潜伏法宝山,夜间发起突袭,白巾军凭险据守,掷石投官军,王文雄的副将鲍贵部受到来自山上俯冲而下的白巾军打击,王急救之,而从旁边山沟突现白巾军大队人马包抄,王文雄力战,身被十余创,左臂被砍,落马,战死,鲍贵亦战死。这是白莲教在西乡数年战争中的最大捷报。西乡官民后来掩埋了在此战中殒命的官兵,起大坟冢,并立碑记其事,命名为“官兵坟”,碑现珍藏于西安碑林博物馆。

王文雄的英烈事迹传闻皇上,“仁宗震悼,封三等子爵,祀昭忠祠,谥壮节,谕慰其母,赐银千两”。(5)沔民感其德,县 府益其壮,遂改韩公祠为三公祠,祀韩嘉业、王文雄、鲍贵。县令马允刚为王文雄撰文立碑,以悼之、志之。

二、碑文反映了白莲教起义军与清军在陕作战的部分情况

白莲教是中国历史上最为复杂的民间宗教,教门教派很多,组织结构严密,入教人群众多,它脱胎于佛教的“净土宗”,崇拜“弥勒佛”,据说是南宋茅子元创立的,元朝时在民间广泛流传,元末农民大起义,也是借助于白莲教组织的庞大力量,后来被朱元璋利用。朱元璋得势后,就开始打击白莲教,该教在明朝时陷入低潮。

清朝中页,太平日久,随着社会经济的发展,社会矛盾也日显突出。一个方面,官僚体系的骄奢淫逸与贪腐现象严重,社会财富日益集中,官吏层层苛剥百姓,乾隆时的何珅就是这一时期的代表。一个方面,广大贫苦农民被苛剥,越过越穷。于是,以白莲教为纽带的民间结社组织迅速发展,这反映了清政府的政治腐败,公信力严重丧失。特别是在湖北、四川、陕西更是土地高度集中,民不聊生,于是,在嘉庆元年,以襄阳为中心的农民起义打着白莲教的旗帜,开始了反抗政府压迫的斗争。他们头裹白巾,号称“白巾军”。

碑文叙述王文雄来陕的第一功绩是在关中战败白莲教起义军,并从关中赶走了白巾军,解除了省城西安的危机。碑文说:“嘉庆三年二月,贼目高均德大肆猖獗,出宝鸡口,东掠斜峪关,拢及郿县境,驻军数万,未敢轻敌。公以偏师二千人御于周城之西,战三日夜……一战斩首数千,凡五战,周围以解……升固原提督”。这个记载与《清史稿.王文雄传》有出入,王文雄传认为春季五战皆捷是与齐(齐林:王聪儿丈夫,白莲教首,早亡)王(王聪儿)氏、姚之富部战,赶走王、姚之后,即升固原提督。夏季高均德又窜入周至,再遭王文雄重创后,直追高均德部经陕甘边进入四川。王文雄又在汉中击败阮正通,张汉朝等白巾军,这是嘉庆三年的事。

白莲教被王文雄逼出关中后,在陕西的活动范围主要是汉中,西乡是其集结地,沔县则是战略要地。故嘉庆四年,清廷派陕甘总督松筠驻汉防堵。白巾军在西乡至沔县间流动作战,制造了一些麻烦。松筠初到汉中,因白巾军在沔人众多,想亲赴沔招降,而副将韩嘉业请往,与白巾军战而殁。随后:“宫保松制府调公(王文雄)来”,(6)目的是“在汉南一带防堵,遏川、楚教匪入陕者(7)”。白莲教起义主要在川、楚,波及陕,故这次起义多称为“川、楚白莲教起义”。白巾军在关中受到打击之后,注意力转移到了汉中,汉中在地理位置上有“遏制”其北上的优势,故,双方都在争夺。松筠调王文雄驻沔,其中一个重要原因就是防止白巾军渡嘉陵江北上,《清史稿.王文雄传》说:白巾军“潜出犯南郑、沔县、略阳,欲渡嘉陵江”。因为这个情况的发生,王文雄差点被治罪,由此可见,沔县的防堵是何等重要。

碑文上说:“公两年以来,经十余战,无战,贸易不胜。川楚之贼不得长驱入陕者,赖公力相资相安。”四川剿白的“德(楞泰)参赞在川得以每战必克者,亦因公为之堵截也。”这是王文雄来汉中两年的功绩,川、楚教民不得踰汉中而北上。碑文详叙了王文雄与白巾军的最后一战及牺牲的过程,王文雄驻沔的主要任务是堵防,兼及追剿。嘉庆五年七月二十三、四日,沔南各境白巾军数万云集西乡,发起攻击,逼近县城,西乡形势恶化,王文雄率部“东追西逐,驰击数百里,连战三昼夜,矢尽弦绝,人饥马乏”,(8)这个细节在《清史稿》中无载,而在法宝山战死是由于中了白巾军埋伏,“乃忽有贼数千,自旁沟出,来攻,我兵腹背受敌”(9)的描述是一致的。在连战三昼夜,人困马乏,敌我力量悬殊,又腹背受敌的情况下,“兵遂溃,参戎惧,公曰:‘惧!丈夫乎?’”(10)受到王文雄凛然壮节的斥责下,鲍贵以身殉职了,王文雄的家丁数十人也在此战中献身了。

三、碑文赞颂了为国捐躯的将领本色

乾隆年间,能征贯战之将已为数不多。有战斗力的队伍主要布局在边疆,这对巩固边防,防止侵略和镇压叛乱是十分必要的。随着兵饷的增加,宗禄和官员待遇的提高,还有大兴土木以及上层的贪污腐败和挥霍浪费,清廷对人民的窄取更加残酷,白莲教起义就是民生受到煎熬所造成的。

白莲教的陡然起义,使清廷惊慌失措,东凑西拼调集军马进行围剿、镇压。不少将领都是从边防调过来的,如松筠,前为驻藏大臣,“抚藩多惠政”。(11)曾主管过与俄罗斯边贸及事务,处事果敢,干净利落。王文雄也是从直隶调整过来的。为镇压白莲教起义,清廷数易其将帅:有的勇而无谋,有的谋而无勇,有的无谋无勇,有的不能治兵,有的不能理民,有的诳报军功,有的怯懦无能。

碑文从多方面,多角度歌颂了王文雄。王文雄所以能够被不断擢迁,是其多方面能力的得当发挥;王文雄所以能载入史册,与驻陕剿白而鞠躬尽力,维护陕境安全作出了贡献;王文雄所以能享沔民祭祀,是其德留沔县的结果;多地为王文雄立生祠,是其能力品行所导致。

王文雄作为一个军人和将领,智勇双全、治军有方、连战连克。除与齐王氏、姚之富的五战克捷外,在与高均德作战时,“公以偏师二千人御于周城之西,战三日夜,贼恃众不退,围益急。公曰:‘此报国时也,贼虽众,不足怖。但勿轻动,轻动则败;勿擅退,退则诛。’巡垒三匝,士气大振,一战斩首数千。”(12)这是一个真正能够领兵打仗的人,是一个临危不乱、团结军心的人,在危急时刻能够鼓舞士气,使之同仇敌忾,并且纪律严明。有这样素质的将领带兵,其部队的战斗力是不容质疑的。

因为王文雄五战皆捷,赶走了齐王氏、姚之富而被擢升固原提督;因为在周至打败了高均德并驱逐出关中,“周(至)民争持牛酒以献,为立生祠于武庙侧”。(13)以至于秦中丞叹曰:“军兴以来,遇贼屡矣,未有若此之勇者”。(14)

王文雄驻沔,而时刻关注着西乡的动向,忧虑着西乡的守备,多次驰援西乡的剿务,激励西乡志气,指导西乡军事,对西乡县令进行嘉誉,坚定了西乡防白、剿白的信念。“署西乡宋公有政声,公益鼓励之,是以西乡民亦为公立生祠。”(15)由此可见,王文雄不单于能打仗,而虑事之周,防务之严的措施是尽到了责任心的。

王文雄从嘉庆元年任南阳镇总兵以来,至三年解除陕西省城危机,又被松筠调驻汉沔防白、剿白,“公兵到黄沙,贼即遁,因留沔。兵踰纪,重惩之。好察询民风,有赴营餽食物者,赏之过其物;遇农民,详究农事,慰问父老。公留沔八十余日,民甚德之。”(16)王文雄战殒于西乡,西乡民葬之,沔县民祀之,皆是有由来的。沔民不仅因为王文雄保境平安,更重要的是得民心。王文雄带领的军队,纪律严明,与民秋毫无犯,并且能够体察民风民俗,关心农业生产,慰问父老乡亲,与民亲善,排民之忧,解民之难。虽只在沔八十余日而口碑颇佳,受到沔民敬爱。像这样忠君爱民之为,能在沔县行之,何谓不能在他乡为之?

故,马允刚记其事并赞颂曰:“非第以其能死,以其忠能也;非徒谓其节不可泯,谓其功不可没也。伟哉!”(17)“公上不负国,下不负身矣!一死重于泰山,公之谓也!”(18)我们不能完全苟同马允刚的赞词,因为王文雄毕竟是为镇压农民起义而殒命的,他在替官府杀戮人民。毕竟造成大规模农民起义的主要原因在官府,官逼民反也是不争的事实。不管白莲教起义的性质如何,这样量大的人民群众死在他指挥的官兵手下,确实是一种遗憾。清王朝在经历了这次与白莲教起义的斗争后,由鼎盛渐趋衰落。

从另一个角度讲,碑文赞颂王文雄对维护稳定而尽职尽责的表现,体现了一个军人的素质:马革裹尸,战死沙场,为国尽忠,死而后已。

碑文从一些方面还原了一个正直将领有血有肉的形象,也反映了白莲教起义在陕西的部分斗争情况。这通碑的发现,勾沉了即将被湮没的一些历史,弥补了《清史稿》中的王文雄的事迹,是反映清朝中叶白莲教起义与镇压白莲教起义不可多得的石质文献资料,它与西乡官兵坟碑共同见证了白莲教起义在陕西的一些重要史实,具有很高的史料价值。

注释:

(1) 光绪六至八年(1880-1882),沔县知县孙铭钟主编,廪贡生彭龄撰写了《沔县志》。

(2)、(3)、(4)、(5)《清史稿.王文雄传》

(6)、(7)、(8)、(9)、(10)、(12)、(13)、(14)(15)、(16)、(17)、(18)均引自碑文

(11)《清史稿.松筠传》

  评论这张
 
阅读(1612)|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