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义理考据

 
 
 

日志

 
 
关于我

下过乡,进过厂,就是没有扛过枪,跳沧海,没死亡,上岸后,再思量,搞研究,老益壮,三国文化更弘扬。

文章分类
网易考拉推荐

杨脩死因探微  

2012-07-12 21:24:2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摘要】:三国名士杨脩被爱才、惜才的曹操所杀,这是人所共知的。那么,曹操杀杨脩的动机是什么,曹操何时、何地,在什么背景条件下杀了杨脩?历史上传闻甚多,疑云密布;众说纷纭,莫衷一是。本文通过较为可信的史料探求了杨脩的死因,及被杀的时间和地点,并否定了因破译“鸡肋”而被曹操杀在汉中的谬误,还历史于本来面目。

【关键词】:三国名士;杨脩;死因;何时何地被杀;葬地;

三国曹魏名士杨脩被冤杀的故事,脍炙人口,千百年来,流传甚广。他是被爱才、惜才而著称的“超世之杰”(1)曹操所杀,杨脩犯了什么可杀之罪,在何时、何地、因何被杀?人们通过阅读《三国演义》,了解了一些情况,知其死的很冤。人们为杨脩“聪明反被聪明误”感到遗憾的同时,更加憎恶曹操的诡诈阴狠。看过《三国演义》的人,多许认为杨脩:恃才傲物、狂妄无忌、口无遮拦、自取其咎。而且是在曹操与刘备的汉中争夺战中,因其破译了口令“鸡肋”而被曹操杀在了汉中。然历史果真如此吗?拙文愿推其本,以正视听。

一、末世名流攀龙凤

杨脩,字德祖(175—219),祖贯弘农华阴(今陕西华阴市),生长在大官僚家庭,其先人杨震以下四世,皆官至太尉,为东汉柱国臣。其父杨彪,处乱世而不惧湮威,斥董卓而刚直不阿。曹操也曾因事而惧怕,当曹操秉政后,怀恨在心,杨彪几遭残害。后经孔融冒着丢官的风险,与曹操摊牌,这才使得杨彪得免于难。曹操在取得“挟天子而令诸侯”(2)的地位后,出于一统天下的需要,极力网络人才,曾下令:“负汙辱之名,见笑之行,或不仁不孝而有治国用兵之术,其各举所知,勿有所遗。” (3)曹操虽然操持“法、术、势,”但自己时而也很文儒,对文俊之才特别见待。杨脩也因有文才策略,被曹操任用为丞相府仓曹属主薄。

由于杨脩才策敏捷而知名,因而受到王子们的垂青,“魏自太子已下,並争与交好,”杨脩自觉不自觉地被卷入了曹氏家中的夺嫡之争。中国古代社会,立嗣是一个很重要的问题,在皇室与王室家族中表现尤为突出,这与国、家一体的王位继承制关系密切,曹氏家庭也面临着这一问题。

曹操的文韬武略,堪称“超世之杰”,也希望自己的儿子个个成材,在嗣继问题上优中选精。他有个儿子曹冲,聪颖过人,又善助人解困厄,有仁爱之心,曹操十分欣赏,“有欲传后意,”(4)可惜早夭。还有个儿子曹彰,有武略而不习文事。曹操希望他能多学些文化,曾批评他:“汝不念书慕圣道,而好乘汗马击剑,此一夫之用,何足贵也。”(5)虽此,曹彰终不好文学之事。于是曹操的注意力转向了曹丕与曹植。曹丕与曹植都喜好文学,各有建树,而曹植“言出为论,下笔成章”,(6)其天赋捷敏程度优于曹丕,“每进见问难,应声而对,特见宠爱”(7)。于是就有一些名士,如丁仪、丁廙、杨脩等环绕为谋,卷入了曹家嗣继斗争的旋涡之中,“植既以才见异,而丁仪、丁廙、杨脩等为之羽翼。”(8)他们既是朝臣,又积极参与到曹氏立嗣的事件中。把赌注押在这个方面,肯定是要担戴很高风险的。

自中国进入王权制社会以来,争夺王位继承权的斗争愈演愈烈,一些精明人士便看好了这个市场的前景和利润,他们根据自己对时局的判断,寻找他们将要依靠的主子,并用尽全身解数为他们的主子谋划和布局,他们与主子结成了利益共同体,一旦拥立的储君登基,则他们就会飞黄腾达,自身的利益难以估量。历史上运作最成功、最特殊的一例,就是吕不韦的作为。

吕不韦是一富商大贾,他用商人的眼光向其父讨教利事,其父对他说,种田只有十倍之利,做生意却有百倍之利,而拥立一个储君的话,哼哼,那个利益就是无法计算的。吕不韦很明白其中的道理,不惜金钱通关,硬是把秦国质于赵国的一个不被看好前程的王子推上了秦王的宝座。当吕不韦初次见到这个王子时,用了一个商业术语:“此奇货可居。”(9)于是,费尽心机,动用了政治的、外交的、商业的种种手段,击败了一切竞争对手,自己也登上了秦丞相的宝座,享受着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优厚待遇,并著书立说,彪炳史册。这在中国古代历史上可谓前无古人,后无来者。

另一案例,则在西汉初年,不是立太子,而是保太子。刘邦建立的汉王朝,除了臣子们的功劳外,自己的结发妻子吕后也是功不可没的。而刘邦另有一戚夫人,因貌美而受宠。戚夫人有子名如意,当时吕后的儿子已被立为太子,但刘邦却因钟爱戚氏而几欲易太子,朝臣上下莫能劝之,有人给吕后出主意,让其找张良谋划,张良起初推辞,后来筹一谋,让刘邦断了易太子的念头,保住了吕后儿子的太子地位,即:孝惠帝。

刘邦所以能够得天下,他有一个最大优点,就是尚贤重才,在他取得天下后回故乡时,作《大风歌》,抒发了胸意。他也曾闻“商山四皓”,天下致贤,而招之不来。张良则让吕后派人安车重礼聘此四人为太子辅,当刘邦又欲易太子时,见此四人在太子身边,问名而大惊,认为太子辅翼已成,不可动易。

上述两例,一为立储君,一为保太子。那么二丁与杨脩等名士,在曹丕与曹植之间用事,则不同于上述两例的情况,有骨肉相间、攀龙附凤之为。杨脩更是挖空心思,在曹氏家庭舞台与曹操控制的国家舞台上尽展风采,而其执着的程度与演技的展露,招致了祸患。

曹丕、曹植同父同母,又都在文学上有很高的造诣,曹植略胜一筹,在才略方面敏于曹丕,故先期为曹操所宠爱。然曹操心计颇多,在立嗣问题上慎之又慎。他多次测试曹丕与曹植的才智,往往是曹植胜出曹丕许多,这就增加了曹操的疑忌。当然,曹丕也不是榆木脑袋:“御之以术,矫情自饰,宫人左右,并为之说,故遂定为嗣。”(10)不难看出,在立嗣问题上,双方的斗争是异常炽烈的。

曹植败下阵来的原因尚有自恃才高,而不注重仪容和行为的放肆及不检点。最不能容忍的是曹植有犯上之为:“植尚乘车行驰道中,开司马门出,”(11)曹植的这些行为,使其严重失宠。而作为曹植腹心的丁仪、丁廙直接建言立曹植为嗣。“太祖既有意欲立植,而仪又共赞之”,(12)且丁仪“数称其奇才”。(13)而丁廙之言则更加露骨和直白:“临菑侯天性仁孝,发于自然,而聪明智达,其殆庶几。至于博学渊识,文章绝伦。当今天下之贤才君子,不问少长,皆愿从其游而为之死,实天所以钟福于大魏,而永授无穷之祚也。”(14)杨脩则具体给曹植出谋划策,教以应对。这些人分工合作,确实做到了煞费心机的地步。

杨脩,据《典略》曰:“谦恭才博。建安中,举孝廉,除郞中,丞相请署仓曹属主薄。是时,军国多事,脩总知内外,事皆称意。自魏太子已下,并争与交好。”(15)说明此人的才气和名气在当时是很少有人与之媲美的。他既是朝廷命官,又游离于王子之间,曾奉王髦剑于曹丕,而又具体为曹植做事。这种攀龙附凤的作为是很危险的,尤其是直接卷入了曹氏立嗣斗争的旋涡中心而不觉醒。《世语》记载了杨脩掺和曹氏家事的一些情境,其中,在吴质事件中,马失前蹄,反被算计。一日,杨脩告发曹植用废弃的大蔑框偷载朝歌长吴质入府谋事,但因事已过,无法推验,却待来日。而吴质能与曹丕谋事,也非等闲之辈,因吴质是被废蔑框载入曹丕府的,这种鸡鸣狗盗之事,一旦被核实,那就授人以柄而被天下耻笑,曹丕很害怕此事被捉,“太子惧。”(16)而吴质却将计就计,说:“何患,明日复以簏受绢车内以惑之,脩必复重白,重白必推,而无验,则彼受罪矣。”(17)杨脩果中计,而被曹操怀疑有诬告之类的行为。因曹操曾有过诬陷其叔父的事,故而对此类作为很敏感。后来曹植失宠,嗣继旁落。杨脩在被曹操问罪时对故人说:“‘我固自以死之晚也’,其意以为坐曹植也。”(18)

二、才高八斗遭嫉疢

晋、宋间诗人谢灵运说:“天下才共一石,曹子建独得八斗……”(19)这个说法有些冒飚,但也可以看出曹植的才捷是被后世相当推崇的。由于曹植天资聪颖,自幼好学,“年十岁余,诵读诗、论及辞赋数十万言,善属文。”(20)“言出为论,下笔成章”而被曹操另眼看待。当曹操铜爵台筑成,举行庆贺大典时,“太祖悉将诸子登台,使各为赋。植援笔立成,可观,太祖甚异之。”(21)当然,曹植的“八斗之才”与杨脩等人的交际辅翼也是分不开的。《典略》曰:“是时,军国多事,脩总知内外,事皆称意。自魏太子已下,并争与交好。”而曹植更是敬仰杨脩,多次与之书信,其言:“足下高视于上京,”(22)可见曹植对杨脩的敬重并非一般。同时,杨脩也看好了曹植的前景,于是结为同盟,并与之谋策,在曹操多次探试曹植与曹丕才干的过程中,杨脩以其智谋帮助曹植击败了曹丕。

一次,“大祖遣太子及植各出一门,密敕门不得出,以观其所为。太子至门,不得出而还。脩先戒植:‘若门不出侯,侯受王命,可斩守者’植从之。”(23)又杨脩“每当就植,虑事有阙,忖度太祖意,豫作答教十余条,敕门下,教出以次答。教裁出,答已入”(24)。这就引起生性多疑的曹操极大质疑:“太祖怪其捷,推问始泄,(25)”杨脩为曹植的谋策再次被曹操拿住了把柄。

杨脩之才,被《三国演义》写到耍小聪明的方面去了。《三国演义》除了叙述与史料相似的内容外,尚生出了“造花园”、“塞北送酥”与“梦中杀人”等故事。其一是说曹操新造一花园,落成后,操视察,觉有不如意处,在门上写一“活”字而去,人皆不解其意,唯杨脩曰:“门内添活字,乃阔字也。丞相嫌园门阔耳”,(26)于是改造停当后,曹操满意,遂问,是谁解我意,曰:“杨脩也。”(27)其二是说塞北送酥一盒,曹操在盒上写“一盒酥”,而置之案头,杨脩发现后,与众人分而食之,曹操问其故,脩答曰:“盒上明书一人一口酥,岂敢违丞相之命乎?”(28)其三是说曹操怕人谋害,常告诫左右:“吾梦中好杀人,凡吾睡着,汝等切勿近前。”(29)并于一日设计了假睡掉被一事,近侍为了给曹操盖被而被曹操杀掉,继而装出追悔莫及的样子,厚葬近待并巧饰,别人都被蒙哄过去了,唯杨脩对人说:“丞相非在梦中,君乃在梦中耳。”(30)这不但描写了曹操诡计多端,奸诈残忍的一面,而且有意渲染了杨脩恃才不羁、口无遮拦的性格特征。但这是一种嫁接,把曹植恃才狂傲,春风得意的性格特征赋予了杨脩,杨脩为曹植背了历史黑锅。

曹操爱才、惜才,史书赞誉甚多。如明知刘备与自己异心异志,也不愿让人诟病其害贤,“吕布袭刘备,取下邳。备来奔。程昱说公曰:‘观刘备有雄才而甚得众心,终不为人下,不如早图之。’公曰:‘方今收英雄时也,杀一人而失天下心,不可。’”(31)这是他性格特征的一个方面;而另一方面则对于一些高俊之才,或认为在某些方面超越了自己,或者对一些不顺从自己的士人,则其凶相毕露,必欲置之死地而后快。孔融推荐弥衡,而弥衡桀骜不驯,使曹操蒙羞,但却不愿落害贤之名,遂将弥衡送与刘表,企欲借刀杀人。刘表也不愿落那个被人唾骂之名,又转送黄祖,弥衡最终死于黄祖刀下,遂了曹操心愿。孔融与曹操性情不合,被谄而诛。诸如此类,尚有旁证,在此不述。

曹操既然确立了曹丕为太子,那就要极力维护,而杨脩又是曹植的心腹,且才高八斗为曹植师。若果在自己身没之后,杨脩尚且存活的话,或许生变乱。因其才策、谋干皆非常人所及,故而不惜舆论压力,罗织了一些莫须有的罪名,使杨脩含恨九泉。弥衡曾傲视天下之才,惟敬重二人,说:“大儿孔文举,小儿杨德祖,余子碌碌,莫足数也。”(32)而此汉末二俊杰皆被曹操亲自诛杀。

不难看出,曹操爱才、惜才也是有限度的,一旦与之统治要害相抵牾 ,则会不以余力,不择手段,用零容忍的气度使之消失。这就是说“宁我负人,毋人负我”(33)是有充分依据的。

三、倜傥高冢何处寻

杨脩之死因,《三国志》有确切论述,在曹植失宠,曹丕被立为太子的情况下,“太祖既虑始终之变,以杨脩颇有才策,而又袁氏之甥也,于是以罪诛脩。”(34)但在《后汉书·杨脩传》中却举曹、刘争夺汉中,因令出“鸡肋”被杨脩破译为主要导线而被曹操忌恨。令出“鸡肋”一事是《九州春秋》上说的,《三国志》正文上没有此事。《后汉书》采信了《九州春秋》、《典略》和《世语》的说法,而对《三国志》所述杨脩“颇有才策”则忽略了。《三国演义》更对“鸡肋”一事叙述的娓娓动听,并且说是被杀在了汉中。

《三国志》没有杨脩的专传,他的史迹简略记载在《三国志·曹植传》中,而其主要作为在裴松之给《三国志》作的注中,如《典略》、《世语》、《九州春秋》等,《后汉书·杨脩传》的史料也主要来自于上述典籍。裴松之与范晔是同一时代人,所获史料应基本相当。

杨脩被曹操所杀,应无悬疑。杨脩之死,《三国演义》第七十二回上讲的是振振有词,说是曹操军与刘备军在汉中战场交战,曹军节节败退,难以取胜,进退维谷。正在曹操忧思徘徊、策谋不定之时,庖官进鸡汤而汤中有鸡肋,又值夏侯惇入帐问口令,曹操脱口而出“鸡肋”二字。令传下,作为行军主薄的杨脩即令严装待发,夏侯惇知后问是何因,杨脩自作聪明地解释说:“鸡肋者,食之无肉,弃之有味……”(35)说是丞相要准备撤军了。正巧,心绪烦乱的曹操夜巡军营,见状,问明原由,借惑乱军心罪而杀掉了杨脩,随既撤军汉中。杨脩因破译“鸡肋”而被杀汉中的故事,在《三国演义》面世几百年来一直流传。

曹操与刘备的汉中争夺战的主战场在勉县(三国时的沔阳县),这是由勉县的战略地理位置所决定的。阳平关的争夺战、定军山之战、天荡山之战都发生在这里。219年春正月,曹魏汉中守备军主帅夏侯渊被杀定军山下,曹操闻迅,知汉中战事吃紧,于219年“三月,王自长安出斜谷,军遮要以临汉中,遂至阳平。”(36)与刘备军对垒月余,而继续损兵折将,不能取胜,于是“夏五月,引军还长安。”(37)

2007年10月,勉县相关人士称说找到了杨脩墓,引起轩然大波。《西安晚报》首发新闻,一时间,媒体竞相报道,如夏日之鸡卵破裂,蝇蚊嗈嗈。此新闻被陕西省政府《信息快报》第306期转载,题为《网称勉县一砖厂取土威胁杨修墓》,对此,省政府高度重视,副省长赵德全责令省文物局查处。查处结果是勉县黄泥岗大冢属汉墓无疑,传闻的杨脩墓却是臆测,没有证据。

那么杨脩究竟在何时、何地被杀?笔者读《三国志·陈思王传》找到了基本答案。其实,这也不是笔者的发现,研究三国史的业内人士早就回答了这个问题。裴松之在给《三国志》作注时,引用了《典略》中的《杨脩传》,传中是这样说的:“至二十四年(219)秋,公以脩前后漏泄言教,交关诸侯,乃收杀之……脩死后百余日而太祖薨。”(38)曹军于夏五月撤军汉中,而杨脩死时在秋季,这就是说,曹操从汉中撤军至长安,杨脩仍在处理公务,这就从时间、地点方面否定了杨脩因破译“鸡肋”而死在了汉中的说法。

曹军撤出汉中到了长安,于“冬十月,军还洛阳”(39),说明曹军在长安呆了近半年,也就是说,半个夏天与整个秋天曹军都在长安,而秋天曹操杀了杨脩,这样看来,杨脩死的地点与时间基本上没有大的问题。时间是秋季,地点是长安。

曹操为什么要在此时此地杀杨脩呢?除了史书上讲的杨脩死因外,可能与时局因素关系密切。

公元215年,曹操征汉中,降张鲁,留夏侯渊、张郃等守备汉中,对西蜀构成极大威胁,这是刘备不能容忍的。217年,夏侯渊派张郃侵入巴西,欲徙其民充实汉中,被张飞迎头痛击而狼狈逃窜。218年,刘备在法正的策谋下,以倾国之力进击汉中,219年春正月杀曹魏汉中主帅夏侯渊。曹操于三月率十万大军再次征战汉中而战事无利,无可奈何地撤离了汉中,这就意味着曹操继赤壁之战后与刘备再次较量的失败。

刘备从曹操手中夺得汉中,其军国力量膨胀发展。刘封、孟达夺回了被曹操于215年削去的房陵、上庸、西城等汉中领地。刘备在沔阳(今勉县旧州铺)筑坛称“汉中王”,一时之气盛,达于颠峰。而曹操219年夏5月从汉中撤军回长安,喘息未定,关羽则于秋七月发动了襄阳战役,围曹仁于樊城,八月,又放水淹没了于禁救援樊城的七军,俘于禁、斩厐德,威震华夏。

此时,曹操瞻前顾后,心力憔悴,老病交加,感觉自身时日已不很多了,国事、家事、天下事一齐涌上心头,哪个方面都不能再生祸乱。一方面整备三军,班师洛阳,一方面不能再留杨脩存活于人世间,如若杨脩回到京城再与曹植谋事,后果则不堪设想。故而在班师之前找茬安罪,断然处置了杨脩。根据“脩死后百余日而太祖薨”推断,杨脩大约应死于秋九月。

据有关消息称,杨脩墓在华山脚下的华阴市河湾村附近,今仅存墓碑一通,立于村西南魏长城遗址上,碑刻“汉主薄杨修之墓,”“修”是一个简化字,从“修”字上判断,该墓碑应为当代所立。杨脩219年秋死于长安,葬于渭南华阴故乡,这比较符合情理。

 

 

 

 

注释:

(1)、(3)、(31)、(33)、(36)、(37)、(39)《三国志·武帝纪》

(2)《三国志·诸葛亮传》  (4)《三国志·曹冲传》

(5)《三国志·曹彰传》

(6)、(7)、(8)、(10)、(11)、(12)、(13)、(14)、(15)、(16)、(17)、(18)、(20)、(21)、(22)、(23)、(24)、(25)、(34)、(38)《三国志·曹植传》

(9)《史记·吕不韦列传》

(19)见《蒙求集注》,转引自《中国文学史纲要》(2),北京大学中国语言文学系、中国古典文学教研室编,北京大学出版社,1983年9月第一版。

(26)、(27)、(28)、(29)、(30)、(35)《三国演义》第七十二回。

(32)《后汉书·弥衡传》

  评论这张
 
阅读(3811)|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